嘿哟嘿哟先生

我很喜欢这里,因为人很少,所以遇上的人会很多。

脑袋里只剩下回去的念头,身体却一直在加班。翻回去看那时候加班被偷拍的照片,竟然会喜欢那种在一起战斗的感觉。如今敌人不在了,工作任务也变成了等安排。
做点什么呢?应该做点什么呢?
其实明白自己想要做一点什么,却像是还未准备好一样存放在心里。心中的顾虑是自己无法完全地去表达完整的它。有些时候自己还是那样桀骜不驯。对我自己而言这叫做保护个性,而真正遇到个性的时候,表达出来的时候,还是缺乏力量的。
我需要证明自己吗?
对于外在评价,我害怕顾虑又觉得无所谓去证明自己,矛盾在各自的领地互不相犯地生活给我一个内在和谐的错觉。
我想,我内心深处有个少年A,他的谎言连他自己都深信不疑。
那,谎言又是什么呢?

评论(1)

热度(1)

©嘿哟嘿哟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