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哟嘿哟先生

我很喜欢这里,因为人很少,所以遇上的人会很多。

天黑以后 01

天黑以后,我问我妻。
“饭后去买点水果,”看着我妻喝完最后一口汤,我又说,“顺便,到处逛逛吧!”
我妻拿起折好放在碟子上的餐巾纸,擦了擦嘴,若有所思地望着我。
“厨房里的洗洁精也快用光了,厕纸好像也所剩不多,寝室里一盏台灯的灯泡坏了,还有,我的卫生用品也用的差不多了。”
“真不知道,”我顿了顿,“从没感觉家里缺过什么来着。”
“那自然,”我妻得意地笑了,“一般我都会提前去补充家里快用光的东西的,只是经常一个人去买这些,所以你才没感觉家里缺过什么呀。”
“嗯……”除此之外,想不到有什么话可以表达我的心情,复杂至极。
付完账,我牵着我妻的手,自由散漫地在街边闲逛。行人不是怎么多,或许是天还未真正黑下来,城市的华灯还未点亮,周围的一切都停在了某种暧昧不清的氛围里。
天黑了?还没。
天没黑?黑了。
“还记得我经常说的一句话,关于关系的。”我问我妻。
“是那句——关系的名称不代表真实关系的深入程度?”我妻回答。
“嗯,我在想,我们真实的关系到了夫妻这个关系名称的程度了没有。说实话,自己一个人给不出多少确认。”话说完后,感觉这句话让我妻的心咯噔了一下,就像,突然间她紧抓了一下我的手后松了下来。此时的沉默,与以往完全不同,很少很少,我会在我和我妻的关系中表达出自己的不确定感,对于关系的不确定,对于她存在本身也带着莫大的不确定。所以,哪一天她悄然离开,或许我都不会觉得特别意外吧。
沉默的时候,我们还是往前走着。路边的街灯一盏盏点亮,像是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一样,一盏接着一盏。要是能够在城市上空鸟瞰这一幕,大概会惊叹这独具匠心的城市布局吧。但又与我何干呢?身边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看他们的服装大概就可以辨别出他们的身份与行动本身所泄露出来的目的吧。穿着学生服的小情侣走进咖啡厅,无非是喝喝咖啡谈谈心;身着正装却松开了胸前的领带的男士,拐进了一间酒吧里,大概是宣泄一下工作了一天的郁闷和躁狂吧。我看了我妻一眼,侧脸让我想起了大学时喜欢的一个女生。但喜欢终归是喜欢,放在心头不说出来和说出来被拒绝差不多是一回事,从结局而言。
“是水果店。”我妻提醒我。
“对了,忘了你是喜欢哈密瓜还是西瓜来着?”我妻瞪了我一眼,那个刹那让我后悔自己说出这么一句话。或许我应该两个都买的,然后观察我妻吃哪个多一些来判断我妻更喜欢哪个。
“苹果,”我妻埋怨着说,“毕竟在一起一年了,这点事情你都记不住。”
忘了,我确实忘了,就像我忘了自己是怎么和我妻在一起的那样。记得……好像是某一天,上帝就突然宣告我和我妻结婚了。我都还没反应过来,就和我妻生活了将近一年。毫无疑问,生活上她绝对是个好妻子,家里的各种事情都不需要自己去操心。除此之外,还有什么能让我想去好好爱她的,好像没有。我都来不及爱我自己。
“嗯,记住了。”
挑完苹果之后,我妻问我要不要先回去,她自己一个人去买就好了。我摇摇头。
“说好陪你逛逛的。”我重新牵起她的手,感觉还是很舒服的,有她在自己身边。
“想看电影,”我妻身子贴近了我,脑袋轻轻靠在了我肩膀上。“好久没像这样牵着手在街上逛了。突然就想起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起去看的那场电影。”
“那些年?”我有一点印象,但不是很深。
“还好,你还记得。那时我还抱怨着我们没有电影里男女主角那样的认识过程呢。”
“多多少少,有点可惜吧。”
“那也怪不了我,毕竟是走错毕业酒会地点的时候才和你认识的。要是能再早一点认识,说不定……”
我突然记起我们是怎么在一起的了。这一点,和上帝半分钱关系都没有。反倒,是青蛙的胃让我们两个人有了第一次对视的。具体说来,在毕业酒会上,我和我妻发生第一次对视之前,她还是低着头,十分拘谨,也不搭席上任何人的话,只是一个劲地吃着东西。偶尔大家会站起来一起敬酒干杯,她像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样,无视其他人异样的目光和不怀好意地声音,还是一个劲地吃着东西。
呱。
是青蛙的叫声,准确说来,是类似与青蛙叫声那样的声音。并不完全和拟声词“呱”的声音相似,更像是“呱”和“咕”揉和在了一起的那种声音。一开始以为是幻听,不知道是怎么否认了这个想法后,就猜测是酒楼里跑进了青蛙,或者说是厨房里原本要用来做菜的青蛙偷偷跑了出来。但这些猜测在我见到对面那个低着头不停吃东西的女人的瞬间,就完全否定掉了。
女人每次停下来歇一下的时候,随着她身子的起伏,我就会听到一声“呱”和“咕”的混合音。然后看着她接着进食的时候,这声音又会消失。等到女人再次停下来看着手里的食物的时候,又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没错,她就是拥有青蛙的胃的女人。就是她这种与生俱来的独特性在那时深深地吸引住了我,于是在酒会宣布结束之前,我都一直注视着女人,她漂亮的长发,白皙纤长的手指。我特地端详了她的尾戒,平凡无奇,果然只有她自身才是最具有独特性的。那之后不久,我们就在一起了,三个月不到,就结了婚。而青蛙的胃的事情,我竟然在婚后就完全遗忘脑后,现在想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去看电影吧,”我指着映入眼帘的第一家电影院,“记得《致青春》今天首映来着。”
“嗯,去看去看。”我妻像个小孩那样,开心地拉着我的手小跑着。
买完票找到位置坐下后,亲了我妻的脸颊。
“作为纪念,一周年结婚纪念。”我说。
“占我便宜,亲回去。”我妻亲完我之后,就目不转睛地看着荧屏。微光之中,可见我妻害羞到发红的脸颊,我轻轻地用手指拂过,脸颊微烫。望着我妻侧脸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影院角落里交合的男男女女。大概,也是作为纪念而采取的行动吧。颇有味道,影院里的性爱,享受着暴露在人群面前的刺激的同时,享受着性爱的高潮体验。无论对于男人还是女人来说,毫无疑问,都会是记忆中相当深刻的一环。我搂着我妻,能感觉阴茎早已经勃起,冲天向上,十分坚硬。
看完了电影之后,我陪着我妻买完了家里缺少的东西就径直走回了家。回到家后,我们澡都没洗,直接做爱了。交合了几次后我妻精疲力尽地睡在我的怀里。我望着那盏坏了的台灯,想象着换电灯泡的过程。此时此刻,只有身体疲惫到动都不愿意动一下,而意识却无比地清醒。
我知道,我有多么爱我妻,这个拥有青蛙的胃的女人。

评论

热度(1)

©嘿哟嘿哟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