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哟嘿哟先生

我很喜欢这里,因为人很少,所以遇上的人会很多。

论一凡不是主角的可能性

我叫一凡,人如其名,是一个平凡到随处可见的存在。无论是相貌还是成绩,在这个课室里,都丝毫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甚至,我敢保证,到故事的最后,连你都会把我给遗忘掉。就像一首老歌,年代久远到只能让你回忆起片段,也许是最经典的那么几句,而其他,通通都回忆不起来了。

作为故事,自然像其他平凡无奇的故事一样,有人物,有剧情,自然,重点在于是个完整的故事。既然完整的一个故事就在脑子里,像一条自噬其身的蛇一样,那么从哪一个点开始故事都是可以的。比如上课铃响的那一刻,或者迟到少女推开门的一瞬间。其实从我回家途中,被两个街舞狂人戏弄了一番开始说也是可以的……说这么多,其实我只是想表达故事的起点可以十分任意,想怎么样都可以,因为整一个故事就在那里。

08:25

我看了一眼手表,然后在笔记本上写下了这个时间。因为对时间这种东西特别敏感,所以一下子我就看出这个时间的微妙之处。往前翻了几页,发现前几天也都在笔记本上记下了这个时间。今天是星期五,整整一个星期,迟到少女都在这个时间,精准无比地在这个时间推开了课室的后门,然后一脸疲倦地走了进来。没有躲没有藏,那种感觉看起来真让人连紧张感都消失了,反倒是站在黑板前,拿着教鞭,指着不干不净的黑板上的一条化学公式的老师恼怒不已。那种大吼大叫却只是把自己折腾地气喘吁吁的,毫无疑问,他被羞辱了,整整一个星期都,都被少女无视了。迟到少女走到自己的位置,往桌面一扔下书包坐下,然后就直接趴在书包上睡着了。

坐在她身后的胖子把口中的气憋了好久,脸颊都被鼓得圆嘟嘟的,一直忍着,丝毫不敢在火冒三丈的老师面前笑出来。刚才还一直发泄情绪的老师,突然冷静了下来,又像平时那样,抛出了一句狠话然后就转过身去,继续对着他那道自己明知化学反应结果,却一直装傻问我们反应结果的化学方程式。

“还有下一次,你就知道了。”

09:40

下课的时候课室变得十分吵杂,课室里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谈论着各种各样的话题。什么学校附近又开了一家奶茶店,里面的可尔必思相当美味,还有在背后角落里,一群男生围着在讲某个日本知名AV女优的出道作品……迟到少女在书包上翻了翻脑袋然后就醒了过来,她揉了揉眼睛,想站起来走去哪里的时候,班里两个女生向她走了过来。

“我说,大小姐,”语气绝非你想象的那样,特别是“大小姐”三个字,是带着某种特别强烈的讽刺意味。“整整迟到了一个星期,你也够厉害的哦!”

迟到少女没有搭理,转过身,看样子是打算从后门走出课室。

“喂!我说你呢!不要真以为自己是大小姐,凭什么迟到一个星期都没受处罚?”说话的女生用胳膊肘撞了那个和她一起走过来的女生一下,那个女生一脸委屈,可以感觉到她并不是自愿想要做这些数落别人的事情的。

“是……是不是你……和那个秃顶的化学老师私下勾搭在了一起。”那个女生说完,头都不敢抬,迟到少女也只是愣了一下,然后就走出课室了。

09:50

迟到少女没进来上课。语文老师也只是瞥了一眼她的座位,莫名其妙地摇了摇头,然后照常讲她上一节课尚未讲完的课。

09:56

迟到少女躺在天台上,刚好是夏天里少有的阴天多风无雨天气,迟到少女张开手臂,睁着眼睛,尽管脸上毫无笑意,但还是能让人感受到她很惬意地享受着这么一段时光。

“这样躺着,可是会着凉的哦。”一个陌生的男生坐在比天台还高的高架上面,戴着一顶多余的遮阳帽。

少女闭上眼睛,同样打算不搭理这个不识趣的男生。但男生似乎并没有因为少女的不搭理而受到打击,反而开始自说自话起来。

“我也很喜欢天台,不觉得那是一个学校里最有生命能量的地方吗?”

沉默。

“呵呵,说不定只是我一个人这样以为。”

沉默。

“对了,要不跟你说说,我为什么要留级的事情?”

少女的嘴角微微动了一下,但眼睛依然紧闭着,闭得有些不自然。为什么要留级这样的事情,好像是在说自己为了达成某个目的而选择了留级一样,相比其他被留级那种怎样都好,毫无所谓的理由,陌生男生这样的一种表达,多多少少,让少女对他产生了几分好奇。但不善言辞的她,依然盯紧着沉默。

“呃……一般都会很感兴趣的吧?像我家人,老师和同学一个个都烦着我,一定要我给他们说说为什么要在最后一次升级考试刻意考个零分,然后留级重读的理由。但他们感兴趣的……或者谈不上什么感兴趣吧,总觉得我这样的行为让他们理解不了,他们从自身找不到合理的解释,自然就要来我这里找答案。但……答案那种东西,压根就不需要。你说对吧?呃……你再沉默我可就当你默认了。”

“三……二……一……好,你默认了。那样子就不再是我一个人这么认为了,不过你可不要像我一样,为了跟所有人说出这一句他们或许听都没能听懂的话,而特意留级重读呀。”

男生看了看依然闭着眼睛的少女,默然,默默地把视线投向天空,阴沉沉的,他的心情和他的表情,还有这天气,说不定相差无几。大概过了有十分钟那么久吧?凝重的沉默,再大的风似乎也很难把空间里浮浮坠坠的沉默因子吹散。少女终究还是睁开了眼睛,欠起身子后,像是带着某种确认的意味一样,回过头,看了坐在高架上看着天空的男生,一脸陌生,却感觉非常舒服。

“其实……是因为你喜欢天台,才特地留级的吧。”少女带着寻求确认的眼神注视着男生,一阵沉默后,男生终究笑了出来。

“我喜欢你……说的这个答案,在我听到过的答案之中,最最喜欢的一个。感觉起来,很有怀念的意味哦。”男生故作镇静说出的一番话,仔细听还是能够听出他内心的忐忑,在喜欢的人面前,说出“我喜欢你”这样的话,其实还是很难的吧。

少女笑笑,又继续躺下,看样子是打算好好睡上一觉了。

09:45

迟到少女走出课室后,那个长得格外漂亮,衣着打扮也十分讲究,但却视迟到少女为眼中钉的女生带着身边那个一说完话,连头都不敢抬的女生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真叫人生气!”

“大小姐,没必要跟那种人生气啦。”

“我是说你,你的表现真叫人生气。”

“大小姐,因为我不懂怎么欺负别人……”

“还有理由是吧?”

“没……”

“算了,快帮我想个方法惩罚一下那个女的,总不能让她一直这样迟到,然后光我们在听老师的训话,而她却一点事情都没有吧!”

“唔,大小姐,这种事情我真的做不来。还是等老师……”

“算了,连你我都不需要了,我自己想办法整那个女的。”

连头都不敢抬的女生现在是一眼都不敢看大小姐了,浑身别扭却找不着任何理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大小姐则旁若无人一样,靠着椅子,歪着头,有模有样地在想些什么。

09:50

上课铃响,连头都不敢抬的女生像是找到了一个脱身的理由一样,侥幸地从大小姐身边离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语文老师在铃声的结束前走进了课室。

10:15

一则室内广播插入进来——

近来学校附近有穿着怪异的强盗二人组出没,请学生放学回家注意安全,尽可能结伴而行。遇到麻烦可拨学校警卫处电话,有目击过强盗二人组或者被打劫过的同学请放学后……

“听说确实是怪异的强盗二人组来着,奇怪的打扮,奇怪的‘打劫’方式,还有那个……”

“哈?”

“你没听说吗?”

“奇怪的身份。”

“怎么说?”

“我也不是很清楚呀,那个每天都在刷新最早到校记录的眼镜男今早不就被打劫过吗?下课去问下他就行了。”

“唔……真好奇,真想现在就去问。”

——请某些同学不要窃窃私语,你要说,待会我会给你机会说。语文老师确实擅长咬文嚼字呀。

06:30

“这次肯定是最早到校的了!”戴着椭圆眼镜的男生背着厚重的背包,很吃力朝着学校小跑着。路过时装店的时候,眼镜男停了下来,对着时装镜整了整被风吹乱的头发。眼镜男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身后突然出现了两个人,一男一女,他们穿着侦探模样的衣服,男的一手把鸭舌帽压得很低,一手拿着一把枪,顶着眼镜男的臀部。女的手里拿着放大镜,像是在搜寻线索一样对着眼镜男的背包用放大镜看了看。

“没错!”女人像是找到了证据确凿的线索一样,理直气壮之余,还特意提高了音调汇报给男人。

“没错!”男人像模仿相声一般简单重复。

“证据确凿哟,夏利。”

“那当然,艾米。”

“我……我……没做错什么事呀!”眼镜男下意识地举起了双手,还十分配合地趴在了玻璃落地窗上。

“你做了!”艾米用放大镜指着他的背后。

“对,你确实做了。”夏利和艾米的语气,丝毫让人感觉不到有任何指责的意味,像是阐述某种既存的事实一样,简单直白。

“但……但我真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呀。”眼镜男已经带着哭腔在跟他们解释了。

“可怜的孩子,夏利,不,让我们拯救他吧。”

“让我们拯救他,艾米。”

“怎么拯救好呢?夏利。”

“抢走他的背包吧,艾米。”

艾米把背包从眼镜男身上取下来,然后让夏利背上。这个过程,眼镜男害怕得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抢走自己的背包。

“走!夏利。”

“走!艾米。”

“夏利,你说他会感谢我们吗?”

“肯定会的,艾米。”

夏利和艾米拐进了小巷里,带着纯净的笑声从眼镜男的视野里消失了。

06:55

眼镜男第一个踏进了校门,但表情看起来却异常地失魂落魄,一边走,一边还时不时地用手摸摸后背。不管确认多少次,今早发生的事实也不会被推翻——整整一个大书包,连包带里面所有的教科书,全部被打劫了。

10:32

“喂,眼镜男,听说你今早被打劫了。”

“哈?”眼镜男没能反应过来,话说回来,他整个早上都在课室里发呆,老师讲的课,估计他一点都没能听进去吧。

“问你呢,你早上是被打劫了?看你桌面和书桌里空荡荡的,你的书包呢?”

“你问我?我还想问呢!”

“该不会是书包被抢了吧?”

沉默。

“看来以后不能把私房钱藏书包里了。”

沉默。

“对了,问你一件事,你是被强盗二人组打劫?”

点头。“是什么打扮来着他们?”

“哈?”两个来问他话的两个男生很有默契地打了眼镜男的头,“好像……好像是侦探……”

“你看,我就说嘛,会穿奇怪衣服的强盗二人组,要是能揭开他们的身份,那肯定会是相当有趣的一件事。”

“确实。相当有趣。”

“哈?”再次,眼镜男被很有默契的二人组打了头,这次出手稍稍有点大力,眼镜男的眼镜差点就要掉下去了。

11:37

大小姐找到了早上在课室里聊日本知名AV女优的出道作品的那群同学其中一个,趁着午休时间的空档,她和他一起走着校园。

“感觉今天特别荣幸,能被全校最美的大小姐邀请出来散步,要是能再拖个小手那就……”

“哎呀,讨厌。”大小姐语气变得格外柔美,这就是她一贯以来讨好男生的方式。“其实……我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的。”

“咦?”显然,男生对大小姐的请求有些意外。

“你们早上不是在聊什么女优吗?”

“莫非……大小姐有意向朝着方面发展?”

“去死啦!不要说笑啦。”

“好吧,你说,是不是要我借光碟给你看?”

“嗯,但并不是我看,你帮我搞到一张,然后悄悄放进一个人的背包里就可以了。”

“送给喜欢的人?”

“呃……差不多。总之你照做就行了。今天帮我搞定?”

男生摆出OK的手势,然后就继续和大小姐有话没话地瞎扯一些什么了。但显然,达成了自己的目的后,大小姐压根就没心思在听男生用各种各样的动作比划着说一些好像他自己觉得相当有趣的事情。她纯粹在一边附和着,最后终究走完一圈校园回到了课室,大小姐直接趴在了书桌上。

“只要她带着这光碟回到家里,一不小心被她家人看到,哈哈,那就好玩咯。”虽然计策离真正达成目的还差十万八千里,但无论这个计策在大小姐的脑子里运转多少遍,最后的结果都是会被家人发现,不管以怎样的方式,大小姐都确信她会达成目的的。

11:37

同一时刻,眼镜男和其余两个同学正在校长办公室里接受警官的询问。

“一个一个来,嗯,就从戴眼镜那个同学开始吧。”年轻的警官坐在校长办公室的接待室里,不停地打量着这三个同学,但丝毫得不出什么结论,于是不停地喝着茶杯里的茶。坐在警官和校长面前的这三个同学,估计是第一次接受这样的一种待遇,多多少少,眼神里都藏有几分不安。三个人,像是刻意在和某些东西保持距离一样,不去动桌面的茶杯。于是乎,茶杯在这个时候,就具备了某种象征性的平衡,既平衡着关系上的悬殊,也平衡着即将开口所带来的诸多不安。

“六点多,出门去学校的路上被抢劫了。”简洁扼要,但所给出的信息似乎都并不是警官所要的。警官曲着手指,在桌面上扣了扣。

“尽可能详细一些,比如说盗贼二人组的外貌,体型,携带什么武器之类关于他们的信息尽可能多地告诉我。”

“有枪!当时他的枪就指着我的屁眼,吓死我了。”

“呃……这位同学,你先喝口茶冷静一下,稍微整理一下思绪,待会再跟我说吧。你们两位呢?”警官喝完了茶杯里的茶,示意校长再要一杯。

“我说就可以了,”中间的男生看了旁边的女生一眼,“其实也没什么,从结果来说,我反而觉得他们好像做了一件好事。怎么说呢?有些荒唐,但真的帮到了我……我明知道自己很喜欢某个人,却一直没有勇气亲口说出口。因为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所以早上就去到学校附近的公园里,对着一棵大树练习着向喜欢的女生告白的台词。然后,他们突然就从树丛里跳了出来……

‘夏利,我听完彻底感动了。’

‘艾米,我也是超级感动!’

然后他们两个就抱在了一起,是跳舞还是怎样吧,在公园的喷水池前转了几圈后,跑到我面前,一个人牵起我的一只手,然后异口同声地跟我说——让我们来帮你吧。那之后,我就被他们拉到了她(他看向了身边的女生)面前,那种气氛之下,我竟然一句不差地对她讲出了所有的台词。”

“答应了?”警官和校长貌似对这件事更感兴趣的样子。

“嗯,前面也说了,从结果来说,他们做了一件好事。”

“才不是,他们抢走了我的背包,还用枪指着我的屁眼!”眼镜男终于忍受不住,一口否定了盗贼二人组。

“这件事有些蹊跷,调查就先到这里,你们有什么线索再跟我联系。”警官一口喝完茶杯里剩下的茶水,然后拿起放在桌面的警帽离开了。

13:47

午后阳光比较猛烈,毕竟是夏天嘛。哪怕早上看起来,还是灰蒙蒙的阴天,现在已经是烈日炎炎了。倒是多少有一种夏日动真格的意味在其中。迟到少女在刺眼的阳光中睁开眼,随即又马上闭上了。

“这样躺着,可是会中暑的哦。”戴遮阳帽的男生还坐在高架上,俯瞰着躺在天台上的少女。

少女终究还是起身,转移到高架下面的阴凉处,靠着墙壁坐着。一个用透明保鲜膜封好的三明治从天空而降,砸到少女的头后弹到了地上。少女被突然打中的时候是吓得啊了一声,但看到地上的三明治的那一刻,就又沉默了。

“嘿……我自己亲手做的三明治,虽然做得不好看,但吃起来,可是相当美味的哦。”男生自己拿着三明治要了一大口,甚是美味地吃了起来。

连少女都有些奇怪,为什么自己要那么任性呢?明明是别人的好意,坦然接受有什么不可的?这么一想,就连自己的肚子都开始自作主张地叫了起来。少女伸过手,拿起三明治,撕开三明治上面的保鲜膜,咬了一口……

“好吃……”声音很小,估计男生在高架上是听不到的。

“噢,接着。”男生从遮阳帽里拿出一纸盒的牛奶,250ml那种,往下丢给了少女。少女第一下没有接好,牛奶在自己手上跳了一下,然后就掉了下去。男生从高架上跳了下来,在着地的瞬间接住了即将着地的牛奶。

“给。”男生把牛奶递给了眼前这个少女,眼神不自然地从少女明亮的大眼睛移开。紧接着,脸也红了起来。这好像是第一次跟女生保持一臂的距离,“拿好啦!掉下去可就喝不了咯。”

“谢谢。”少女在阴凉处坐了下来,男生虽然有些拘谨,但还是隔着一段距离,在少女旁边坐了下来。“三明治很好吃,牛奶也是。”

男生带着丝毫不比灿烂阳光逊色的灿烂笑容,对少女嘻了一声。

“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斜行的阳光照在了男生的脸上,他稍稍拉低了遮阳帽。少女听到他的话后,刚好喝完了最后一口牛奶,就像是男生是有意把握好问话时机一样。

“艾米,你呢?”

“夏利。夏天的夏,锋利的利。”

“我不介意你坐过来哦,这边还没晒到阳光。”

“呃……不用啦,我夏利和阳光可是形影相随的好伙伴哦。”

“噗……那我艾米可是……还没能和阳光好好相处呢。”

“不着急嘛,既然他是我的好伙伴,那自然也会成为你的好伙伴的。”夏利交叉着手,放在脑袋后面,抬起头让阳光均匀地洒在脸上。艾米看了夏利一眼,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

16:15

“这道题目由一个同学来做。”

“一凡。”

沉默。

“一凡!”

一片沉默。

“一凡不在吗?”

讲台底下开始不间断地发出笑声。

“咦?老师,我们班有这个人吗?”

17:23

有风从“我”书桌前的窗口吹了进来,它把“我”桌面上的那本笔记,翻过了几页。


评论

©嘿哟嘿哟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